NEWS
新闻中心
余亨利教育集团 | “与其说他们需要我,不如说我需要他们”——记华清中学生活老师胡凤琴
来源: | 作者:多多 | 发布时间: 2021-04-02 | 61 次浏览 | 分享到:
“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在西安华清中学,余亨利教育集团驻西安华清中学的生活老师胡凤琴刚刚对宿舍楼道消完毒,她撂下消毒器具,还没来得及摘下袖套,便和小亨聊了起来。


3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从学生们口中最初的“阿姨”,到现在的“胡妈”。“孩子们一般叫我‘胡妈’,调皮点的叫我‘翠花’”。胡凤琴乐呵呵地说。

▲藏生送花给胡凤琴


在工作的这几年,胡凤琴感受到了学生许许多多的爱,家在四川的同学给她带来的腊肉,希望她尝尝家乡的味道;平常工作也会收到的纸条卡片,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对她的关心;逢年过节还会收到花,花语是“不求代价的母爱”的康乃馨。


 融入学生 
 从记名字到进内心 


华清中学雏鹰公寓出入的藏族学生(以下简称藏生),看到胡凤琴,都会叫一声“胡妈,早上好”。“这不是寒暄,更多是一种习惯性问候。”藏生格珍说。


胡凤琴有着一个“过人本领”,因为主管藏生,所以,她认识雏鹰公寓所有藏生,并能叫出这41名藏生的名字。


“两个旦增赤列、两个旦增旺杰、女生德庆曲珍、次仁央宗、格桑卓玛、次吉卓玛……”说起孩子们,胡凤琴滔滔不绝,他们的宿舍号、班级、甚至连他们有什么兴趣爱好,喜欢吃什么,胡凤琴都知道。



▲胡凤琴和藏生合影


被问及为什么能记得这么清楚,胡凤琴道出了其中的“诀窍”。


“最开始的时候,我也很头疼,完全记不住。”胡凤琴说,驻校主教官李玉就教了我许多和孩子们的沟通技巧及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心理特点,她把所有学生的信息进行登记,我就拿着学生信息名册,对照每个人的名字辨认,再通过着装、外貌特征进行记忆,最开始会让大家聚在一起,进行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来,常常和他们聊天交流,反正不到一个学期,就基本全都记住了。


表面上看,胡凤琴能记住学生姓名是为了更好管理,实际上,也是为了了解他们,走进他们的内心。



▲胡凤琴帮学生订书桌


有一次,一位藏生因为和同学发生了误会,在教室里嚎啕大哭,然后一个人跑到后半山操场,好在两个主任找到了该生,并将他带去做了思想工作,但胡凤琴很了解他的性格,知道他心里疙瘩并没解开,晚自习后,胡凤琴特意找到他,深入男孩内心,男孩才把真实想法说了出来,经过胡凤琴耐心地开导,最终才把心结打开。


在日常生活中,胡凤琴也会提醒同学们天冷加衣,帮同学们缝衣服,和同学们分享家乡特产,关心是相互的,胡凤琴说同学们也会这样提醒她。“和孩子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越活越年轻了,与其说他们需要我,不如说我需要他们。”胡凤琴说。


 严慈相济 
 做学生的良师益友 


今年的寒假,因疫情原因,全部藏生留在学校过年,余亨利教育集团驻华清中学教官组和生活老师们也全程陪同孩子们,在学校过了一个不一样的年。和其他住宿生不同的是,藏生周末也都在宿舍住,无特殊情况下,寒暑假才回家。


▲和藏生们一起吃饭


除了陪伴,胡凤琴也为同学们带去心灵上的温暖。2019年7月,暑假高三补课,其他住宿生都回去了,只剩15个藏生,因为临近高考,想给他们加油打气,就给他们做了一顿比较丰盛的午餐,主教官李玉和胡凤琴出去买食材,另外两名生活老师下厨,大家坐在一起,其乐融融。“送毕业生,就像送走自己孩子一样不舍。”胡凤琴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说。



▲和藏生们合影(第一排左二李玉,左四胡凤琴)


不过,胡凤琴表示自己有时候也会“数落”他们,在有关人身安全和宿舍安全的问题上,我会很严厉,这个也是我的原则,安全第一。



▲主教官李玉(右)召开早会

“生活老师的工作其实也是班主任工作的延伸,平时我也会对生活老师们进行定期心理知识培训。”余亨利教育集团驻华清中学主教官李玉说,学生在学习、生活中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和问题,我们的生活老师要疏导他们,关怀关爱他们,帮他们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消除心理障碍,树立正确的三观,正确处理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和困难。


余亨利教育集团人才中心总经理魏显伦表示,生活老师作为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德育教育、思想教育的重要力量,生活老师队伍建设的好坏,关系到学校能否培养优秀人才,关系到学校总体目标的能否实现而必须抓住的重要一环,因此余亨利教育集团十分重视抓好生活老师队伍的建设。


在保障师生校园生活需求和服务的基础上,余亨利教育集团通过各种途径不断提升“服务育人”能力。


在余亨利教育集团,还有很多像“胡妈”一样的生活老师,虽然没有高深的学问,精致的外表,只是寻常一位生活老师,但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无声地“教育”着学生,感染着学生,打动着学生。